首席律师

揭阳专业律师

蔡佳盛律师

手机:13925662626

证号:14452201310017695

律师简介

蔡佳盛律师出于对法律的酷爱和追求,选择了律师这一神圣的职业。蔡律师对于法学有较好的理解和驾驭能力,非常注重法学理论知识的加强,并将其运用到案件的实践中,达到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执业以来,办理了大量的民事、刑事和行政诉讼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和非诉讼法律事务的经验,具有较强的诉讼应对能力。在执业过程中,诚信执业,勤... 更多>>

您的位置:揭阳律师服务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杨某交通事故判决书

来源:揭阳律师服务网作者:蔡佳盛律师时间:2017-12-26

杨某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揭西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5222民初322号

原告:杨某,男,汉族,1974年4月10日出生,住址:广东省揭西县,

委托代理人:蔡佳盛、吴晓佳,广东冠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地址:西安市高新区高新四路23号院内2号楼二层。

负责人雷兴权,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蓥杰,系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员工。

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科技路红叶大厦12栋104B1室。

法定代表人杜向。

委托代理人:冯惠安,系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刘光林,男,汉族,1969年8月28日出生,住址:陕西省西安市户县,

被告:陈海山,男,汉族,1984年6月24日出生,住址:广东省揭西县,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市普宁支公司,地址:普宁市流沙西广达东区市人行北三栋东起1-6间1-3层。

负责人陈建伟,职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石翀、刘少彬,广东晨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杨某诉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被告刘光林、被告陈海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市普宁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某的委托代理人吴晓佳、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蓥杰,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人冯惠安、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市普宁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石翀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刘光林、陈海山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没有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第一被告对原告的总损失100630元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限额内先予赔偿;第二、第三被告对前述赔偿额承担连带赔偿;2.判令第五被告在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100630元;3.由五位被告承担本案的一切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5年6月30日04时04分,第四被告陈海山驾驶粤V×××××号中型普通货车沿长深高速B线从才溪往新泉方向行驶,当行驶至长深高速公路B线3169公里110米处时,车辆追尾碰撞第三被告刘光林驾驶的陕A×××××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的陕A×××××号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后部,造成陈海山及吴炳桂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2015年7月23日,福建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龙岩高速公路支队三大队作出闽交警龙高公交认字[2015]第0001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第四被告陈海山负本事故主要责任,第三被告刘光林负本事故次要责任,吴炳桂不负本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为本案事故先后支付粤V×××××号中型普通货车维修费用32391元、施救费800元、清障费1050元,并由此造成停运损失64389元。

据查,肇事车辆陕A×××××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在第一被告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险;原告在第五被告处为粤V×××××号车辆投保了车辆损失险并投保不计免赔,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故第一、第五被告依法应在承保的责任范围内,对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第二被告系肇事陕A×××××号车辆的车主,第三被告系陕A×××××号车辆的司机,第四被告系粤V×××××号车辆的司机。故各被告应对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杨某请求赔偿的损失具体如下:1.车辆损失:32391元;2.施救费:800元;3.清障费:1050元;4.车辆停运损失:64389元;5.鉴定费:2000元。上述五项共计100630元。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辩称,一、该案事故车辆(陕A×××××号)在我司投有交强险及商业险,保险期限为2014-12-27至2015-12-26,第三者责任险险限额为500000元,且购买有不计免赔险;陕A×××××半挂车在我司购买商业险,承保期限为:2014-07-24至2015-07-23,第三者责任险限额为:500000元,且购买有不计免赔险,且事故发生在承保期内,故我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赔偿原告财产损失2000元,对于超出部分的财产损失30391元、施救费800元、清障费1050元,我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项下,按照事故责任比例赔付。对于该案的鉴定费和诉讼费不予赔偿,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

二、对于粤V×××××号车鉴定出的停运损失64389元,我司不予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根据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与被保险人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的第二十六条约定:下列人伤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机动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致使任何单位或个人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或网络中断、电压变化、数据丢失造成的损失以及其他各种间接损失。

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辩称,对于粤V×××××号车鉴定的各项损失我公司不予承担赔偿责任,因我公司的事故车辆已购买了各项保险,出了事故,应由承保的保险公司进行赔偿。

原告杨某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并当庭出示的证据有:1.身份证、行驶证、道路运输证,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及原告的车辆从事道路运输事实。2.企业登记资料、身份证、行驶证、从业资格证,证明各被告的主体资格。3.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原告与被告三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及双方责任的划分情况。4.保险单及发票,证明本案肇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商业险的事实。5.营业执照、证明、经营许可证、维修费用结算清单、评估报告书、发票,证明原告因本案交通事故造成损失的事实。

经过开庭,原告当庭出示了其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上列证据,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以及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当庭进行了质证、认证,结果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上述证据1-4无异议;对于证据5有异议,对其中的营业执照、证明、经营许可证、维修费用结算清单、发票没有异议,对《评估报告书》的真实性也没有异议,但对于评定原告的车辆停运损失64389元有异议,该费用保险公司不予承担赔偿责任,应由造成实际损失的相关责任人予以赔偿。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对于证据5中的《评估报告书》要求其公司赔偿损失64389元有异议,对原告的车辆损失认为不应由其公司赔偿,因其公司也是受害者,对于其他证据没有异议。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在庭审时提供了二份证据:1.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的事故车辆在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购买商业险的投保单。2.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证明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当时知道保险条款中第二十六条的相关规定,根据该条款,其公司不负责原告的事故车辆停运的相关损失。

原告杨某以及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当庭进行了质证、认证,结果原告杨某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二份证据三性和要证明的内容均有异议,投保单没有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或者经办人签名,无法证明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在投保时,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有向该公司针对该保险条款说明或提示。第二份证据里面没有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的签名确认,无法证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对于条款二十六条的免责尽到提示或说明的义务,所以该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因此,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主张原告的车辆因停运损失不属于其赔偿责任范围,依法不能成立。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没有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交的上述第1至第4项证据,证据的形式、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且对方没有相反证据予以反驳,也无影响证明效力的因素,依法应予以采纳,本院确认其证明力。对于原告的证据5中的《评估报告书》,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认为该评估报告书中原告的车辆停运损失64389元,该费用不应由其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应由造成实际损失的相关责任人予以赔偿,并提供了保险单和免责条款等二份证据予以反驳。上述证据中的保险合同条款属于责任免除条款,由于该公司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证据证明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已就该责任免除条款向投保人作出明示并尽了明确的说明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相关规定,该责任免除条款不产生效力。因此,本院依法确认原告的证据5的证明力;对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根据上述二份证据提出反驳的证明力,本院不予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30日04时04分,被告陈海山驾驶粤V×××××号中型普通货车沿长深高速B线从才溪往新泉方向行驶,当行驶至长深高速公路B线3169公里110米处时,车辆追尾碰撞被告刘光林驾驶的陕A×××××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的陕A×××××号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后部,造成陈海山及吴炳桂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2015年7月23日,福建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龙岩高速公路支队三大队作出闽交警龙高公交认字[2015]第0001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陈海山负本事故主要责任,刘光林负本事故次要责任,吴炳桂不负本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杨某因本案事故先后支付粤V×××××号车辆的维修费用32391元、施救费800元、清障费1050元,并由此造成的停运损失64389元,鉴定费2000元。

另查明,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系肇事车辆陕A×××××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和陕A×××××半挂车的所有人,被告刘光林是上述车辆的司机。原告杨某是粤V×××××号车辆的车主,被告陈海山是该车辆的司机。陕A×××××号车和陕A×××××号车分别在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商业险(责任限额为500000元),保险期限为2014-12-27至2015-12-26;2014-7-24至2015-7-23,并且购买了不计免赔险。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两保险期间。

另,本案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杨某撤回对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市普宁支公司的诉讼,即放弃前述诉讼请求中的第2项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福建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龙岩高速公路支队三大队作出的闽交警龙高公交认字[2015]第0001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已认定:被告陈海山应承担本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刘光林应承担本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以及五位被告对此均没有提出异议,因此,本院对该认定书予以采纳。原告杨某所有的事故车辆(粤V×××××号)因本次交通事故所受到的损坏和停运等损失,其起诉请求的各项赔偿损失数额,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规定计算。具体如下:1.车辆维修费:32391元;2.施救费:800元;3.清障费:1050元;4.车辆停运损失:64389元;5.鉴定费:2000元。在上述五项损失款合计100630元中,应先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的粤V×××××号车辆损失2000元;对于原告车辆损失款项中超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部分的款项,即:100630元-2000元=98630元,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按照被告陈海山、被告刘光林对事故责任的比例各承担70%/30%的责任,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险500000元限额内予以赔偿,即:98630元×30%=29589元。对于原告提出的超出上述赔偿款项部分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驳回。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作为陕A×××××号和陕A×××××号挂车的车主、被告刘光林驾驶该机动车辆违法而肇事,上述两被告应对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的商业三者险赔偿责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根据其公司与被保险人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第二十六条:“下列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机动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致使任何单位或个人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或网络中断、电压变化、数据丢失造成的损失以及其他各种间接损失。”的约定,辩称对原告的事故车辆的停运损失不予承担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上述保险合同条款属于责任免除条款。只要是责任免除条款,保险人就应履行提示及明确说明的义务。由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证据,证明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已就该责任免除条款向投保人作出明示并尽了明确的说明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关于“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的规定,因此,该责任免除条款不产生效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的有关规定,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对本次事故造成原告所有的粤V×××××号车辆的各项损失,应在其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杨某在诉讼期间,放弃对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市普宁支公司的诉讼请求,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市普宁支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反诉,原告的撤诉申请是对其诉讼权利的自行处分,并没有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本院依法予以允许。

综上所述,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车辆损失2000元;应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车辆损失29589元。对于原告提出的超出上述赔偿款项部分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驳回。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提出对于原告的粤V×××××号车辆的停运损失64389元,不予承担赔偿责任的辩解,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刘光林和被告陈海山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第(三)项、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第(二)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的车辆损失2000元;

二、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在第三者商业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的车辆损失29589元;

三、被告陕西瑞德宝尔矿山工程有限公司、被告刘光林对上述第二项判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312.6元,由原告杨某承担1586.65元,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承担725.95元,被告应承担的受理费,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直接付还原告杨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郭珊燕

人民陪审员  林惜华

人民陪审员  黄春龙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林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