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律师

揭阳专业律师

蔡佳盛律师

手机:13925662626

证号:14452201310017695

律师简介

蔡佳盛律师出于对法律的酷爱和追求,选择了律师这一神圣的职业。蔡律师对于法学有较好的理解和驾驭能力,非常注重法学理论知识的加强,并将其运用到案件的实践中,达到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执业以来,办理了大量的民事、刑事和行政诉讼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和非诉讼法律事务的经验,具有较强的诉讼应对能力。在执业过程中,诚信执业,勤... 更多>>

您的位置:揭阳律师服务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邻里纠纷命案辩护词

来源:揭阳律师服务网作者:蔡佳盛律师时间:2017-12-25

林某甲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冠法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林某甲和其近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本律师接受委托后,依法会见了被告人林某甲,查阅了本案的有关证据材料,并参加今天的庭审。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本案独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林某甲在本案中并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本案犯罪行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林某甲构成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被告人林某甲有罪的证据不具有排他性和唯一性,各证据之间更不能形成稳固的证据链条、存在诸多疑点和矛盾,依法应当判决被告人林某甲无罪。

从案件证据材料方面,本案公诉机关据以指控被告人林某甲构成故意伤害罪的证据为证人蔡来发、欧阳有良、欧阳知坚、刘奕群的证言,其中只有蔡来发的证言属于直接证据,其他证人证言均属于传来证据。各证人的证言存在诸多疑点和矛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证据支持对林某甲的有罪指控。故本案指控被告人林某甲有罪证据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条件,不具有合理性、排他性和唯一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理由是:

(一)认定被告人用手推打受害人腰腹部不符合逻辑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指控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存在诸多瑕疵,依法不应予以采信。

1、首先,本案案发时间:2015年12月7日,受害人死亡时间为:2016年2月23日。根据2015年12月10日(揭市蓝)公(司)鉴(法活)[2015]116号《鉴定文书》第二页检验第二项:检验所见:神清,对答切题,检查合作。顶部见2.0cm´3.0cm、3.5´2.0cm表皮擦伤(鉴定结论附照片为证);左小腿1处表皮擦伤;右小腿4处表皮擦伤。受害人受伤后神志清醒,但受害人的自始至终均陈述其系被人打到头部导致晕倒,且受害人头部后顶部确有2.0cm´3.0cm、3.5´2.0cm表皮擦伤,而受害人自己从没有指证被告人打他或推他,此也是一个极大的疑点。如果被告人确有面对面推打其腰腹部二次,或将其推下楼,其根本不可能不知道是谁伤害他或没有指证被告人。另外,证人蔡来发、欧阳有良、欧阳知坚在案发后第一时间的笔录并没有指证被告人推打受害人,此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而证人蔡来发在案发九天后才指证被告人,其说法前后矛盾且违反常理。证人蔡来发、欧阳有良、欧阳知坚之后的证言也不能够相互印证并形成证据锁链。

其次,受害人案发后所作笔录中明确陈述:“我是被3、4个外省工人打伤的”、 “我印象是被外省工人从我后面用木条打了我头部,他头部被打了一下就晕了过去”,且本案受害人身体多部位存在多处伤痕,故本案蔡来发、欧阳有良、欧阳知坚有一定嫌疑,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其指证被告人的证言在证据效力上存在瑕疵,不能予以采信。

2、根据被告人与受害人所处的位置,被告人当时处在在楼梯的上部,而受害人处在楼梯的下部,在一高一低的情况下,被告人不可能用手打或推到受害人的腰腹部。

首先,被告人陈述其当时系从顶楼下来,而受害人系从阁楼爬上楼梯,他们在一楼连接二楼台阶中段相遇,当时被告人处在楼梯上方,而受害人处在楼梯下方,对此有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为证。被告人所处位置起码要比受害人高出半个身位,故被告人不可能用手去推打受害人的腰腹部。

其次,根据蔡来发、欧阳有良、欧阳知坚的证人证言,均确定受害人倒地时脸是朝下的。而根据证人欧阳知坚的证言,受害人当时是面朝下、头部压在几根木棍上(木棍的位置靠近墙边),结合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受害人倒地的位置为头部靠近墙壁的地方。故指证被告人致使受害人跌落不符合客观常理。理由是:

因被告人当时处在在楼梯的上部且是靠近受害人跌落的墙壁,而受害人处在楼梯的下部,假如被告人用手推受害人,那么受害人应该是向后跌落且跌落的地点应当远离墙壁,而非本案中靠近墙壁,这是其一。

其二,如果在被告人与受害人面对面的情况下,受害人如被推到后摔倒的,摔倒是应该是后仰且面朝上,其面部朝下的可能性极低。且本案中受害人倒地的位置为被告人后下方的墙角。故被告人所陈述:“他跑上来要打我,在往上冲时他双脚踩空了楼梯台阶,人就往左侧方向摔倒到楼下。”与受害人倒地位置和状况能够相吻合。

最后,证人蔡来发在第二次《询问笔录》中陈述:“有一个老头就拿了一把锯子和一个塑料袋子上来,来到阁楼楼梯平台拐角处,就遇到房东从上面跑下来,在房东跑下平台一两级楼梯时,老头已经站到平台上去了。他们两个人又互相转过身对看着,这时我看到房东先动手打老头的腹部一下,接着又用左手反手推了老头的腰腹部一下,老头被推后就踩空跌到一楼地面。”。证人蔡来发关于被告人与受害人所处位置的陈述与被告人供述相互矛盾,与受害人倒地位置和状况相矛盾,也不符合常理。

3、证人蔡来发指证被告人“林某甲用手打了受害人林淡周的腹部一下,接着又用左手反手推了林淡周的腰腹部一下,林淡周被推后踩空跌到一楼地上。”也不符合逻辑、不具有合理性。

证人蔡来发、欧阳有良、欧阳知坚自始至终均证实没有听见有人吵架、吵闹或者任何叫喊声,仅听到有人摔倒的声音。而受害人的儿子和妻子均在附近,假如被告人有殴打或推倒受害人,受害人本能必然会发出叫喊声或求救声,根本不可能被打二次均没有叫喊或发出任何声音。

4、根据本案的证据材料和被告人的供述,欧阳有良、欧阳知坚当时是坐在柱子两侧并背对着案发的位置,其所处的位置和角度看不到案发位置的情况,(特别是证人欧阳知坚在2015年12月7日第一次笔录中说:“我和欧阳有良、一外号“傻瓜”的老乡三个人在磐东河中村一建筑工地上喝茶,突然就听到砰的一声,我一转身,就看到有一名男子匆匆忙忙从楼梯跑下楼”, 这说明当时欧阳兄弟是背对着案发地点并看不到被告人和受害人的)结合他们的证言,他们是在听到响声后才去看发生什么事的。故证人欧阳有良、欧阳知坚当时所处的位置和视线根本无法看到,其指控被告人犯罪的证词存在极大疑点。

5、证人蔡来发、欧阳有良陈述:“欧阳知坚跟工头说了老头是被房东推后摔倒下去的”,但均与欧阳知坚的证言相互矛盾,欧阳知坚陈述其并没有对蔡来发、欧阳有良和包工头刘奕群说过前述内容。特别是欧阳知坚在2016年7月19日第三次询问笔录(补充侦查)中回答侦查机关问题(老板来后你怎么跟他说?)时回答:之前我跟这个老板,就是工头是不认识的,是欧阳有良跟工头说我过去做的,也有跟工头说是堂兄弟,工头才认识我的,当时我没有跟工头说什么,是欧阳有良跟工头说的,我当时没有走上前去,不知道欧阳有良怎么跟他说。在回答侦查机关询问:欧阳有良、“傻瓜”(即蔡来发)有看到男子是怎么倒地的吗?其回答:“应该没有,当时听到“砰”的一声后是我先走去看的,欧阳有良、“傻瓜”也没有跟我说过男子是怎么出事的。”

欧阳知坚的陈述具有合理性,故本案证人指证被告人推受害人致其跌落的证词相互矛盾,存在诸多疑点,不能够排除合理怀疑。

6、侦查机关对证人蔡来发、欧阳知坚所作的笔录存在严重瑕疵和疑点。蔡来发和欧阳知坚均具有小学文化程度并能自己签名,在第一次询问笔录时均表示能自己看懂《证人权利义务告知书》,并各看《证人权利义务告知书》约6分钟),其并非文盲或没有阅读能力,但蔡来发、欧阳知坚的笔录均仅注明“向XXX宣读”,而没有经其亲自核对后签注“以上笔录  页,看过无误”,其关键笔录存在严重瑕疵和疑点。

(二)、被告人并没有故意伤害他人的主观故意。根据证人李丽璇及其他证人证言所述,被告人当时是带着5岁的女儿来到建筑工地并准备送完茶叶便送女儿去上学。结合被告人供述,其此前在天台碰到受害人的儿子林伟标后,其陈述“看到林伟标拿菜刀在砍竹架,看到我上去,就拿菜刀要砍我,嘴里还说要砍死我”,其就慌忙跑下楼梯且心里很害怕,加之年幼的女儿尚在工地,在心理上其根本也不敢去伤害受害人,不存在伤害他人的故意或动机。此方面也存在疑点。

综上,本案中由于受害人的证言与其他证人证言相互矛盾,唯一指证林某甲有罪的证词仅有蔡来发的供述,属于一对一的直接证据证据,且蔡来发指证林某甲有罪的供述存在诸多疑点和矛盾之处,也存在猜测性、评论性、推断性的证言,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其他证人证言属于传来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辩护人认为,本案指控被告人林某甲有罪的证据没有达到上述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条件,且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纵观我国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可以概括为“排他性”。即从证据的审查和认定上要排除一切矛盾,对证据分析认定后所得出的结论必须是排除其他一切可能,是唯一的。但在本案中,指控被告人林某甲有罪的证据并不具有排他性和唯一性。故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林某甲涉嫌故意伤害罪,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有鉴于此,请求贵院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全面审查本案证据,坚持无罪推定和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的原则,依法判决林某甲无罪,最大限度地避免产生冤案、错案,以维护社会稳定,维护被告人林某甲的合法权益。

二、退一步说,假如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某甲有罪,根据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均确认受害人系因踩空跌到一楼地上,假使被告人构成犯罪,从犯罪构成的要件,从主观、客观相一致的角度来说,对其指控的罪名也应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而非故意伤害罪。

另外,假如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某甲有罪,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林某甲具有诸多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请法庭酌情对林某甲予以从轻、减轻处罚。理由如下:

1、受害人携带工具进入被告人的工地准备锯竹架,没有通过合法途径解决建房纠纷,其在本案中具有过错,可以减轻被告人的处罚。

2、本案属于邻里纠纷,被告人林某甲的情节轻微,其社会危害性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

3、被告人林某甲无前科,一贯表现良好,系初犯、偶犯,人身危险性小,具有可改造性。

4、被告人在案发后第一时间报警并投案,让亲属联系120到场救治受害人,积极为受害人垫付部分医疗费,使受害人得到及时救治,可酌情从轻处罚。

5、受害人肺部感染为损伤的合并症,故本案属于多因一果,可酌情从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望予采纳,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