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律师

揭阳专业律师

蔡佳盛律师

手机:13925662626

证号:14452201310017695

律师简介

蔡佳盛律师出于对法律的酷爱和追求,选择了律师这一神圣的职业。蔡律师对于法学有较好的理解和驾驭能力,非常注重法学理论知识的加强,并将其运用到案件的实践中,达到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执业以来,办理了大量的民事、刑事和行政诉讼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和非诉讼法律事务的经验,具有较强的诉讼应对能力。在执业过程中,诚信执业,勤... 更多>>

您的位置:揭阳律师服务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揭阳土地侵权案例

来源:揭阳律师服务网作者:揭阳律师时间:2017-07-15

曾天送、曾锦才排除妨害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52民终6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曾天送,男,汉族,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曾锦才,男,汉族,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曾锦达,男,汉族,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曾锦松,男,汉族,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曾锦如,男,汉族,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述五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谢洪雁、廖秀文,均系广东铭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某生,男,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某,女,汉族,住广东省揭西县。

上述二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蔡佳盛,广东冠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因与被上诉人曾某生、曾某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揭西县人民法院(2016)粤5222民初2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曾某生、曾某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由曾某生、曾某承担。事实和理由:一、曾某生、曾某主张享有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事实上早在1979年分田到户时已分配给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使用,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已在上述土地进行耕种长达30多年,该事实在村委会生产队保管的田亩证中有明确记载,但由于客观原因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无法取得该证据,一审法院应当向村委会调取有关证据,以查明本案事实。二、由于揭西县××××局在涉讼土地的征收过程及事后监督中存在严重失职,导致曾某生、曾某等人能够通过欺骗手段取得涉讼土地使用权并长期予以闲置、荒芜,涉讼土地应依法收回,而该处理结果与揭西县××××局有利害关系,因此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在一审时已向法院申请追加揭西县××××局为本案第三人,但一审法院没有同意,遗漏了应当参与诉讼的当事人,程序违法,且一审法院在未有查明曾某生、曾某是否存在违法取得涉讼土地的情况下作出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三、涉讼土地是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赖以生存的基础和命脉,纵观本案的整个征收过程均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在未获得任何土地征收补偿款的情况下被剥夺了土地权益,其实为真正的受害者。四、一审判决后,曾锦松等11位村民到广东省人民政府、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上访,上访的答复是应当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认为若其提起行政诉讼,本案就应以行政诉讼的结果为依据。综上,一审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程序错误的情形,依法应予以改判。

曾某生、曾某辩称,一、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的上诉请求不仅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更缺乏证据佐证。二、曾某生、曾某依法取得讼争国有土地使用权,其国有土地使用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本案讼争的土地四界清楚,权属明确,不存在任何权属争议,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在曾某生、曾某取得的国土证确认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范围内搭建铁皮屋等构筑物显属侵权,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三、曾某生、曾某取得国有土地证程序合法,并不应当按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所称的以行政诉讼的事实为前提。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曾某生、曾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立即停止侵占曾某生、曾某位于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一、11号之五的住宅用地,立即停止在前述土地上的建筑行为,拆除全部非法建筑物(包括但不限于:⑴厂棚:东面宽16.5米,南面长30.5米,西面宽16.5米,北面长30.5米,高约6米;铁皮瓦顶504平方米;柱子12根;⑵围墙:东南面长18米,东南面宽19米,南面长14.38米,西面宽45.5米、北面长34.5米,高约2米;⑶搭建物:东、西宽各4.3米,南、北长各3.65米,高约2.8米;具体详见图纸),恢复原状,并将前述揭西国用(2003)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住宅用地使用权分别返还给曾某生、曾某;2.判令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连带赔偿曾某生、曾某自起诉之日起至返还曾某生、曾某住宅用地之日止,按每月5000元计算的租金损失;3、判令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连带承担本案一切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3年4月21日,揭西县人民政府向曾某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号为揭西国用(2003)第×××××号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确认曾某以出让方式取得位于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一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面积为232平方米,土地用途为住宅。该地块四至为东至公路预留地,南至巷,西至曾某,北至曾某生。同年4月24日,揭西县人民政府向曾某生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号为揭西国用(2003)第××××号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确认曾某生以出让方式取得位于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面积为2485平方米,土地用途为住宅。该地块四至为:东至公路预留地,南至曾某,西至空地,北至曾某生。曾某与曾某生的上述二块地块相连。

2016年4月(农历清明节后),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开始在曾某生、曾某的上述土地上搭建铁皮屋等构筑物至同年的5月底完工。期间,曾某生、曾某曾于2016年5月12日报请揭西县公安局五经富派出所处理未果。后曾某生、曾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诉讼期间,对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搭建的铁皮屋是否侵占了曾某持有的揭西国用(2003)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所确认的位于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一的土地使用权范围和曾某生持有的揭西国用(2003)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所确认的位于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五的土地使用权范围。一审法院根据曾某生、曾某的申请,于2016年6月30日委托揭西县国土测绘队对上述地点进行现场测绘核实。揭西县国土测绘队于2016年7月4日上午派出测绘人员携带定位仪等专用仪器到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一和11号地之五的现场进行测量并绘制测量图。经现场测量,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搭建的铁皮屋等构筑物共占用曾某生、曾某的土地使用权面积共481平方米,其中:1.占用曾某持有的揭西国用(2003)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面积为164平方米;2.占用曾某生持有的揭西国用(2003)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面积为317平方米。

庭审期间,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称其所搭建的铁皮屋厂棚所用的土地是其所在的村在1979年分给曾天送家庭的责任田,其搭建的厂棚是经过其所在的村委同意的,该地点在没有征地之前原名叫车高管,征地之后才取名车西开发区。

一审法院认为,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在曾某生、曾某取得的由揭西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确认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范围内搭建铁皮屋等构筑物,侵害了曾某生、曾某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曾某生、曾某要求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停止侵害,拆除占用曾某生、曾某土地范围内的构筑物并恢复原状,理由正当,予以支持。曾某生、曾某要求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赔偿占用期间每月5000元的租金损失,依据不足,不予支持。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辩称其搭建的厂棚所使用的土地是其责任田及经村委同意,没有实施任何侵犯曾某生、曾某土地使用权的行为等的抗辩意见,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认为曾某生、曾某伙同他人编造虚假开发理由,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该土地征收行为无效,曾某生、曾某等所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应由政府予以没收,并交还当地集体农民、村民耕种等的抗辩主张,因该抗辩主张不属民法调整范畴,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可另循法律途径解决,对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因此要求追加揭西县××××局为本案第三人的理由不成立,不予准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八条、第十五条规定,判决:一、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拆除搭建在曾某、曾某生位于揭西县××××开发区11号地之一和11号地之五上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分别为揭西国用(2003)第×××××号和揭西国用(2003)第××××号]范围内所占用的土地使用权面积共481平方米(其中占用曾某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面积为164平方米、占用曾某生的国有土地使用权面积为317平方米)范围上的铁皮屋等构筑物,恢复原状归还曾某、曾某生;二、驳回曾某、曾某生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6500元,由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向本院提交一份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群众来访告知单,拟证明广东省国土资源厅让其提起行政诉讼解决其与曾某、曾某生之间的纠纷。曾某生、曾某质证称: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和要证明的目的有异议,且该份证据不属于新证据,请法院不予采信。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所举证据只能反映曾锦松等11人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上访,并不能证明其上诉主张,故本院不予采纳。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排除妨害纠纷。二审围绕当事人上诉争议的问题进行审理。

关于一审法院判令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对涉讼土地排除妨害并恢复原状是否正确的问题。曾某生、曾某持有揭西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揭西国用(2003)第××××号和揭西国用(2003)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取得了涉讼土地的使用权,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在曾某生、曾某具有使用权的国有土地范围内搭建铁皮屋等构筑物,侵害了曾某生、曾某的合法权益,故一审法院判令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对涉讼土地排除妨害并恢复原状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未能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明其对涉讼土地享有合法权利,且其要求一审法院向村委会调取田亩证也未提出书面调查取证申请,故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关于涉讼土地早在1979年分田到户时已依法分配给其使用以及一审法院应向村委会调取田亩证的上诉主张,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本案应否追加揭西县××××局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的问题。揭西县××××局在涉讼土地的征收过程及事后监督中是否存在严重失职,并不属于本案民事诉讼审理范畴,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据此要求追加揭西县××××局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对此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500元,由曾天送、曾锦才、曾锦达、曾锦松、曾锦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方文双

代理审判员  吴海燕

代理审判员  刘俊雄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记员  员郑宋玲